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告别处女:第一次口交给了朋友的哥哥

时间:2018-07-10
我的名字叫静欣,今年快要24岁了,有一个很要好的男朋友。
不用说性交,我们就连肉帛相见从都来没有试过,最多只有跟他拥抱,接吻,或者让他隔着外衣摸摸罢了。
我时常被两位闺中密友-乐宜和皓雪-取笑我到了24岁还是老处女一名!说真的,我自问样张出众:瓜子口面,一双大眼楮,鼻子高高,笑容也很甜!虽然身材不是那些夸张型,倒也一点都不算失礼:34C-23-35!现在的男朋友是那种老老实实的,只懂埋头工作,不晓得知情识趣的大男人,不过待我很好。
我们之间的感情很稳定,他也很守规矩,除了试过有一两次跟我拥吻的时候把手伸进衣内抚摸之外,从未有过越轨的行为。
有时我也有想他再进一步的念头,不过身为女儿家又不好意思主动,暗示过三数次他也好像没有反应似的,真是气死人!
下个星期天是我的24岁生日的大日子,也刚好是我们相恋四周年记念日,原本打算跟男朋友(诺行)去黄金海岸酒店渡过浪漫难忘的生日,但他已预早约了几个好朋友一起跟我去“卡拉OK”庆祝,那只好顺从他的意思好了。
到了星期六的晚上,接到男朋友的电话,说公司突然要他到美国总公司出差,而且明天(星期日)早上十时就要出发,我当场气得透不过气来,想不到他连我们相恋记念日也不跟我一起渡过,心里当然不是味儿。
是夜我们于电话里闹了一场大交,我便半哭半怒的挂断了线,走上床睡觉去了。
可能是因为刚刚跟男朋友闹了一场大交,心情还未平伏,双眼只有一宜盯着天花板,直到差不多清晨6时才可入睡。
一阵电话响声把我从睡梦中
醒过来,看一看身旁的闹钟才发觉已经是下午5时了!电话里传来乐宜的声音:「静欣,怎么奶还不起来啊?大家都在卡拉OK等奶啊!」
我答道:「我不想来了,诺行今早去了美国公干!」
乐宜:「怎么会这样子呢?奶不用多说了,快点出来吧!就算诺行不在,还有我们一班好友跟奶庆祝!如果奶出气想找别人发泄,我们也可以做奶的出气袋啊!」
听了乐宜这番窝心的说话,眼看儿也差一点掉了出来:「好吧,我出来就是了!不过我今天不想去卡拉OK了,行吗?」
乐宜:「好!只要大小姐肯赏面出来,什么也没有问题!吃了晚饭后去戏院看电影好不好?我知道刚刚有一套很好看上画啊!」
我:「好啊!就这样决定了!待会儿见!」
挂线后,我特意选了一套白色的低胸吊带小背心和粉红色长裙,外加一件小外套和高跟鞋,还细心打扮化妆一番才带着沉重的心情出门去了。
当我到了戏院附近的西餐厅的时候己是7时左右了,除了乐宜之外,还有皓雪、敏言、嘉伟、俊杰和一个我不相识的帅哥!大家见到我的时候几乎都吓了一跳,因为平常我很少会着得如此性感的,今天也许是特意向身在远方的男朋友的无声抗议吧!
皓雪:「静欣,奶迟到了,奶要请客啊!」
我还来不及反应,嘉伟已抢着回答:「奶是否有精神病?人家今天生日,那有请客作东的道理!」
大家听了后都哈哈大笑起来!我不忘望了那个没有出声的帅哥两眼,敏言似乎都看在眼里,指着帅哥笑说:「静欣,奶为什么一直都在盯着帅哥?这么快就想找新男朋友了?诺行不跟奶庆祝是不对,但也不至于判死刑啊!」
我红着脸回应:「那有!?」
敏言:「让我介绍,这个师哥是我的哥哥,名叫家辉!他刚刚从澳洲回来,踫巧失恋,所以今天叫了他跟我一起出来,奶不会介意吧?」
我:「我才没有那样小家!我叫静欣!家辉,你好!」
敏言:「哥哥,静欣是我们在大学时期的校花啊!很多学长都是她的裙下之臣呢!」
剎时间我的脸都红了起来:「那有...」
大家都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,继而互相有讲有笑,你一句我一句的,时间也在欢乐的气氛下过得很快!晚饭过后,大家走到戏院,先到戏院买票的俊杰脸色不好地说:「那套电视已经全院满座,买不到票子!我只有买了另一套电影好了!」
乐宜笑道:「那还不错,有电影看总比没有电影看好!」
嘉伟:「杰,你买了什么电影的票子?」
俊杰好不尴尬地说:「一套色情片!」
「什么?」
我们几个女生几乎同一时间叫了出来。
嘉伟:「既然你已经买了票子,那就没有办法!如果奶们几个女生没有胆看的话就让男生进去好了!」
一向比较大胆敢言的敏言:「谁说我们女生没有胆量啊!」
话毕立即步入戏院,其他的女生就只好硬着头皮一起走进去。
进了戏院的座位,乐宜坐最左,跟着是皓雪和她的男朋友俊杰,接下来是嘉伟、敏言、家辉,而我则坐了最右面的贴墙位置。
这是我第三次看色情电影,前两次都是跟乐宜和皓雪几个女生一起去见识一下罢了,跟男生一起看这还是第一次!还未看到一半的时候,我已经面红耳赤,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夹紧了起来。
当到了一些口交的场面时,我连呼吸也急速了起来似的,连家辉都好像发现了我有些不对劲,还把左手伸了过来拍一拍我左边的肩膊,示意我不用紧张。
这一拍没有恶意,亦使我有了一点安全感,我竟然慢慢的把身体轻轻靠近了家辉,还把头部倚在他的左肩上!到了电影的高潮,也就是一幕浪漫的作爱镜头,我靠近家辉的耳朵也听得到他的呼吸声都加剧了,左手把我搂得更紧,还有一次不经意的踫到我左边的乳房的旁边,敏言似乎也看到了,却只是偷笑而不作声!我就是在这一片尴尬和充满情色挑逗的气氛下看完这套色情片…  看完电视之后,嘉伟建议到屯门的「B仔凉粉」
消夜,大家都同意了,于是一行七人分坐两辆房车前往。
待消夜过后已是凌晨一时多了,我们亦分批回家:嘉伟驾车载了俊杰、皓雪、乐宜回家,因为敏言说要到皓雪家里取一些新上市公司的资料,所以都跟了他们一起。
剩下家辉就会驾车载我回家,可能是因为之前消夜的时候一时高兴喝了两杯啤酒,本来已经不
酒力的我一上了家辉的车子就合上眼小休了。
睡梦中好像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,而且好像听到有人正在哭泣似的,于是争开双眼一看,原来是家辉正在偷泣(车子已经停了)。
我问他究竟发生什么事,他说:「对不起,奶的样子好像我在澳洲刚刚分手的女友,所以一时感触才会掉下眼泪。」
大概是女人的母性驱使我轻拍他的肩膀,回答:「傻孩子,男人是不可以哭啊!况且世界上可爱的女生多的是呢!」
家辉:「可是我只爱她一个… 」
说罢又再低泣起来。
就连我这个一向爱哭的女生也给他弄得不知所措,只要跟他一起哭起来!家辉:「奶又为什么哭起来啊?」
他的泪水依然没有停下来。
我一边低泣一边说:「男朋友昨天丢下我去了美国公干,已经很不开心了,现在又见到你为了分了手的女朋友哭,所以我也一时感触…」
话未说完,家辉已经将整个身躯靠了过来把我搂得紧紧的:「欣,对不起」
我也不知怎么自己的双手好像不由自主的跟他抱起来,眼泪一下子也好像控制不了似的,只听到家辉说:「欣,今晚当我的女朋友好吗?」
「什么…?」
「我没有什么意思,只是想今晚可以牵着奶的手到外面公园走一走,回味一下跟前度女朋友的一些时光,不过如果奶不想的话,我…」
「没关系的…」
我温柔的望了他一眼,说了这一句几乎连自己都不相信是自己说的说话;家辉只是报了一个叫人温暖的微笑,之后我们两个人就手牵手的往车子旁边的公园走去。
我们走到一棵大树下停下来,两个人肩并肩靠着树干一路聊天,大家都诉说一些童年趣事,好像十分投契似的。
就左这时,家辉突然一个反身抱紧我,身子亦靠得很近,就是与我面对面的,慢慢将咀唇印在我的咀唇上面!我不单止出奇地没有反抗,而且更把家辉抱得紧紧的,跟他轻轻接吻。
渐渐地,感到家辉的舌头伸入了我的口中,手也不安分的隔着小背心温柔地爱抚我左边的乳房。
我全身都好像发软似的,竟然任由家辉的双手伸入小背心内肆意地触摸我的肌肤!我只懂合上眼楮享受着,突然间感到家辉的右手伸进了左边的乳罩内,我还未来得及抗议,他已把我扭得紧一紧,舌头也把我的口塞住,只听到我轻轻的呻吟声。
可能是第一次让别人直接抚摸我的乳房,兴奋加刺激几乎使我晕去似的,当我重拾意志的时候,已发觉自己的小背心已被掀起,就连白色的喱士乳罩也被推高了,家辉很温柔地玩弄着我一双乳房,还不停在我已发硬的乳头上按摩!我全身发滚骚软,双颊通红,呼吸声也越来越沉重了。
就在我半投降之际,家辉双手按着我的头颅往下推,原本已双脚发软的我也只好顺势的跪下来,我感到有点不对劲,一睁开眼才赫然见到家辉的阳具不知何时已经被他从裤链掏了出来!家辉一面轻抚我的秀发和脸颊,一面轻声地哀求:「欣,我快受不了!奶可以帮我一把吗?」
我还未懂得如何回答,他已经将阳具轻轻的压在我的唇上!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,我深呼吸一下,合上眼开始温柔地轻吻家辉的龟头。
听到家辉喜悦的呻吟声和不停的抚摸我的秀发,我好像得到鼓励似的,只好凭藉对刚才哪套色情电影里面的片段的记忆,含羞地张开我的樱桃小咀,慢慢的把家辉的阳具吞进口中!家辉按着我的头颅,引领着我的小咀一上一下的活动,还挺动他的腰部跟我生疏的口交动作佩合着,家辉还不时鼓励我可以尝试用舌头去刺激他的阳具一下!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到家辉的呻吟声加重了,而且还把我的头颅按得更紧,他突然叫了一声「啊!我受不了……」
一股炽热的精液就如洪水般射入我的口腔来!家辉继续挺动着腰际,把整条阳具都压进我的口腔中,好像不想让我呼吸似的,把他所有精液宣泄完毕才肯停下来,我也因为不小心呛了两下,吞下了家辉大半的精液,其余的都从咀唇边流了出来!一想到自己当时的模样一定是很淫蕩,本来已经红了大半的脸颊不禁地更加红了起来,家辉也很有绅士风度的把我扶起身,紧紧的抱着我,一边轻抚我的秀发我背脊,一边温柔地安慰我!
「没事的,不要怕啊!我刚才只是一时沖动,不是有意侵犯奶!对不起!」
我只懂默不作声的抱紧家辉,眼泪又再次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
家辉细声地问:「奶是第一次替人家用口吗?」
我听了之后更加羞愧起来,只好微微点头示意。
家辉:「欣,我爱你!」
我还是不懂回答,只是一直把家辉抱得紧紧的,过了大约半刻钟才猛然记得自己上半身是几乎是半裸的,我于是在家辉的协助下害羞地整理着衣服,他还一面协助我一面轻吻我的额头,我也不知自己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,竟然为一个相识不够一天的男生献上我第一次口交!之后,我们两人就好像一对情侣一样,没作半点声,手拖手的步回家辉的车子上。
「欣,很夜了,我先送奶回家吧!」
家辉温柔地笑着问。
「嗯!」
我带着疲倦的意志,合上眼点头示好!